分类 残篇 下的文章

我一直是一个麻木的人,在不知道什么的时间里,我已经失去了我表达的欲望还有对人世情感的感受。
我以前一直不明白,我总感觉自己少了点什么,但我又不知道我少了什么。
在前两天,我初中的一位语文老师去世了,自杀。
我对这位语文老师的印象不算好,在我真实的情感里面,我是不喜欢与老师打交道的,所以我也只看到这位老师作为老师的一部分,平心而论,我不喜欢上语文课,而且这位老师的语文课更是这样,他在课上总是充满了妥协,对学生的妥协,我曾是他的课代表,但是不喜欢他。他的奖惩制度我也不喜欢,看到他和我们班上的一位可以说是坏学生的人物勾肩搭背更是证实了我的想法。我爱看到他明明想挣脱但又被学生给搂住肩膀,我看着,我想着,这怎么能算是合格的老师呢?好在后来我们换了一个语文老师,那是在八年级的时候,我们新来的语文老师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中年妇女,我们还是像讨厌我们上一位语文老师那样讨厌她。后来在我高中的时候,我明白了,在那个时候,只要是个老师我或许就会讨厌。这是真实的。
所以那一天,我的同学给我发了这位老师的死讯,看着冰冷屏幕上,他的那些话语,我愣是没有什么想法,在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我才唏嘘不已,啊,以前的学校死人了。其实我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刻是持怀疑的态度的,因为在我内心的学校不是文字中所描绘的那样,这个时候我就明白了两件事,第一,要么是我的记忆出了差错,要么就是那些人在造谣。第二,死讯好像是真的。
第二天,晚上,我还是熬夜,在手表上的时间定格在3点10分的时候,我感受到了我的胸膛里的心在不规律的跳,我迷茫的盯着黑暗,还是打开了手机,打开了微博,看到微博里或是以前的同学,或是校友,亦或者是不相干的仅仅只是为了打抱不平的人,看着他们发的一个个对逝者离去的悲伤还有对学校的批判,我的疑惑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是加大了,我试着找寻真相,在抖音上有一个博主发了一个视频那是他第一个视频也是我那天看的第一个视频,看完我就确认了,这肯定就是我以前的同班同学,看着他对学校的声讨我是相信的,但看着他对逝者的打抱不平,我有一丝怀疑,怀疑我的记忆出现了差错,不,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可能他真的是极少数的喜欢语文老师的人?还是仅仅是为了接这个噱头来炒作?我不好说。我继续的刷着,看到了,这位老师在b站上视频的截图,原来他还是up主?我点了进去,看到了我所不认识的语文老师。
在屏幕上,他的笑容是那么的鲜活,他的声音是那么的亲切。看着这张脸,我没有理由不站在声讨者的那一边,可我还是疑惑,我把这些疑惑归结于人类的“好面子”的心理。
看着窗外的灯光泛着一丝紫色,是那么的妖艳,我的心却是没有波澜的。“我好像知道我少的是什么了,是心啊。”我的在心里面想。
这些就都能串起来了,是的,都能串起来了。
美好的东西永远是在心头,不美好的东西一直在心底。
七年级升八年级的时候,我们就看到语文老师留在七年级任教,我去问别人为什么,他们也没有说出来所以然,后来我们讨论出一个结果,应该是我们成绩太差让老师留级,这个时候我心里一阵愧疚,看着语文老师没有言语。
我后来升九年级的时候,因为成绩比较优秀,换了班。自那之后渐渐的与原来的班级失去了联系。
但我一直就不能忘的就是我身边陆陆续续的有人离开的事实。
似乎针对学校的都会被针对。
唉。
这些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九年级的时候有很好的老师,很好的同学。感受着这个学校为数不多的温暖。
我也不知道要写什么了,可能我这样的人也写不出什么东西了,哎。
希望语文老师一路走好,下一世做一个快乐的艺术家。
园丁不好当的

前几天,我偶然一次打开某Q,就发现在聊天列表里面有一个没有备注的聊天,我就点进去看一了下,是以前的同学,最后一次对话发生在几个月前。对于那一次对话我至今记忆犹新,手上的手机贴着耳朵,里面传来对方神采奕奕的声音,听起来谈兴正浓,我却没有什么想要谈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想起在之前我还和他经常联系的时候,他说我在听别人对话的时候很敷衍,让我至少应一下,吱一声,发个声音。我心情复杂,虽然确实是听不太清内容,但还是假装有认真听的样子就是随口应着,后来他问我那你呢,最近过的什么样?我没有反应对话已经要由我来推动,谈话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当我意识到我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他已经问了两遍我又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当然听得清,但又听不清。我开始扯我的宿舍我的班级,我没有认真回味他回答中想要反馈